首页  > 古言  > 

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

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小说

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

闲雁不归  /  著 连载中
来源:巴士小说网 更新时间:2024-07-10 09:57
精选热书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是来自作者闲雁不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季沉州凌欢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面是简介:我死了,我死在了季沉州最爱别人的那一年。我死的那天他正金榜题名,洞房花烛。后来他求佛问道,肝肠寸断,只为复活我。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1

我死了,我死在了季沉州最爱别人的那一年。

我死的那天他正金榜题名,洞房花烛。

后来他求佛问道,肝肠寸断,只为复活我。

----------

我死了,死在了我最爱的季沉州迎娶白月光的这一天。

我死的凄惨,面目全非,肝肠寸断。

虽然死了,但是我好像没死透,我变成了阿飘,还跟着季沉州后面。

看着他骑着高头大马,一身大红喜服,是我熟悉中面冠如玉的他。

十里红妆,轿子里坐着他心爱的女子。

他的脸上都是挡不住的笑容,想必轿子里的女子也是很高兴的,从前我嫁给他的时候,无人知晓。

金榜题名,洞房花烛,他真的好幸福呀。

可是为什么要让我死不瞑目。

我恨季沉州,他不爱我,却不放过我。

我自小生在扬州,江南美人,他是穷苦人家的读书人,生的俊朗,面冠如玉,让人心生欢喜。

我一眼看中了他,助他锦绣前程,倾全家之力,扶摇直上。

当他被公主看上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抛弃我。

因为公主是他的白月光。

在他落魄之时,给了他一锭银子,才让他活到遇到我之时。

不愧是迎娶公主,这婚礼场面着实盛大,不像从前和我三间茅草屋拜了天地。

我看着他和公主拜堂成亲,嘴角带笑,都压不住。

“状元郎真有福气,金榜题名便能够得到殿下的青睐,迎娶长公主。”

“听说这状元郎原来也是有妻子,只是和别人跑了。”

我听着别人议论我,我看着他幸福的模样,好想杀了他,给我陪葬。

公主的模样着实好看,与我还有几分相似。

一脸娇羞的模样,让我忍不住都多看了几眼,毕竟和我一样好看。

抱着公主入了洞房,却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个人。

我跟着他后面一起看着他亲别的女人,两个人颠鸾倒凤,好生快活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在他的身后,我想去其他地方看看,却总也离不开。

只能看着这两个人在我面前当小丑。

我看着他们两个人如胶似漆,恩爱非常,心里着急。

炎炎夏日,我这尸体怕是早就臭了,我一生最爱美丽,不如早点把我火化,一把扬了,也就自由了。

他虽然不爱我了,但是也不会看自己的状元府变得面目全非,一定会赶紧把我处理掉。

是不是成亲太高兴了,把我忘了?

一连三日,两个人都黏在一起,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臭晕众人的时候,归安来了。

他是我的掌柜,跟着我颠沛流离,一路走到今天,从容家家道中落,到东山再起,我是商户女,把生意做的极好,从前被家中的弟弟败光了家产,是归安和我一起从头来过。

他是最懂我的人,我的爹娘和弟弟死在了家道中落的那一年,只有我活了下来。

我省吃俭用,供季沉州读书,他才有今日。

归安泪流满面,跪在地上求他。

“季沉州,你已经是状元郎,更是驸马爷,我家小姐不管怎么说,也是与你有恩,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她,如今斯人已逝,还请驸马让我家小姐入土为安。”

我看着他跪在地上,头都磕破了,男人的眉头紧蹙,好像很厌恶。

他不仅不爱我了,还很讨厌我,连听到我的名字都开始恶心。

他吐了,吐的血,捂着胸口,质问归安,“你说什么,你说谁死了?”

“驸马爷还装什么,不就是为了娶公主才对我家小姐下了毒,可怜我家小姐为你付出那么多,穷极一生,却什么都没得到,到头来死的面目全非,她生前是最爱美丽的,季沉州,你好狠的心。”

他仿佛不能接受,整个人倒了下去。

我有些烦,他还要演什么戏?

我只心疼我的归安,他还跪在那里,季沉州倒地不起以后,也无人叫起。

大雨滂沱,我的归安,泪流满面,早就分不清是泪还是雨了。

我想冲他叫,想让他起来,“你起来呀,这个男人不值得,你把我带出去,他的书房里有一个密道,带我出去呀!”

可是归安听不到我说话,他就跪在那里,不离不去。

他昏睡了好久,我竟然能动了。

突然发现自己换了一副面容,是长公主的贴身婢女。

难道就像话本子当中,我重活一世了吗?

还是借尸还魂。

我迫切的想要找到归安,想要他起来。

顾不得自己的身份,循着记忆里找到了东院。

可是归安不见了。

我找不到归安,我好难受。

“凌欢,公主殿下找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突然被人叫住,我反应过来我借尸还魂了。

眼下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把我的尸体偷出去,火化,一把扬了。

还要找到我的归案,让他忘了我,幸福生活。

我近距离看到这位长公主,却没想到,在这里见到了我的归安。

他被打的遍体鳞伤,身上身下都是血,好像不行了。

“凌欢,你说他在驸马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,本宫该怎么处置他?”

她是在问我,是了,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她的心腹。

毒药也是她送来的。

“也没什么用,那个女人已经死了,人死不能复生,终究还是要往前看,殿下不如大发慈悲,放他出去吧,毕竟她这样子也做不了什么事。”

长公主艳若桃李,拨弄着琴弦,“那边扔出去,乱葬岗。”

我的心好像在流血,我想打死她,可是我不能冲动。

“殿下日行一善,相信驸马也会觉得公主做的好。”

她听的很高兴,我假装头晕眼花,竟然放了我半天的假,让我好好休息。

归安被抬走。

在我的眼皮子底下。

我偷偷溜了出去,看到在乱葬岗中被大雨模糊了身影的归安。

他真的不行了。

我该怎么办?

我这一辈子积德行善,从来没有做过坏事。

难道重新来过,我也要看着归安死吗?

我背着归安,一路艰难,送进医馆,好在他活下来了。

我好累,好累,累的睡着了。

我醒过来的时候,身体变成透明的样子,还是只能够呆在季沉州身边。

我惦记归安,却怎么也离不开。

就好像借尸还魂只是一场梦,

季沉州醒了。

整个人面容憔悴,好像受了极大的刺激。

我想起来了,他假惺惺的得知我死了以后,吐血昏迷。

现在戏都演的这样真,已经不爱我了,还要为我伤神?

还是说要让百姓知道驸马对于原配妻子,纵然偷人,也有真情在?

我不理解,但是他真的好奇怪。

走路歪歪扭扭,他跌跌撞撞来到蔷薇苑。

是我生前的院子,可惜我不在这里。

我早就被他关到柴房了,他说我无理取闹,若是出现在公主面前,会让公主难过的。

是他和公主合谋杀了我,如今也没有外人,不知道这戏演给谁看?

“夫人呢?”

他一脸焦急,“夫人在东院。”

他摇摇头,“不是的,是叶玉溪,她呢?”

“主子,叶姑娘在柴房啊。”

他又是一路跌跌撞撞,到了柴房门口,却不敢开门。

“都敢杀我,还不敢开门吗,我又不索你的命。”

我看着他犹犹豫豫的样子,我都有些别扭,但是又很高兴。

终于要结束了。

快点开门吧,看到我的样子,把我火化了。

他的手颤抖着,不敢开门,却被一旁的下人以为在等什么?

下人给他开了门,扑面而来,是一股臭,一股馊味。

这个地方很偏僻,也没有人用。

所以我死了这么久,也没有人来给我收尸。

他慢慢走近我,看着我脸上青紫一片,唇色暗紫,脸上早就看不出本来的面容。

嘴角的血渍早就干涸,手紧紧的捧在腹部。

身下也是一滩血,我想起来了。

他送来的可不止毒药,还有一碗落胎药。

我早就有了孩子,他金榜题名的时候,我还未能告诉他这个好消息,他就说,“玉溪,我要娶公主了,你做我的妹妹好吗?”

别人的话本子里贬妻为妾,他直接让我当妹妹。

只是妹妹也会给哥哥生孩子吗?

“我有喜了,是你的孩子。”

犹豫许久,还是把话说了出来。

他一点惊喜都没有,反而一脸惊恐,步步后退,“也不一定是我的,你已经和别的男人偷过情,为了你好,打了吧,有这个孩子的存在,对我日后的前途没有好处,我若是能够攀上高峰,你作为我的妹妹,也能够寻一门好的亲事。”

他要把我休了,甚至还要把我嫁给别人。

“我不愿意,季沉州,你不爱我了吗?我是你的妻子啊,你怎么能为了娶公主,抛弃我和孩子,这是我们两个想了好久才来的孩子,是我们的宝贝啊。”

“实话告诉你,我娶公主并非为了权势,那年落魄,是她给了我一锭银子,才让我活到十五岁。”

他十五岁就遇到我了,我供养他读书,自己省吃俭用,终于盼来了今天。

若是没有我,他不也早就死了吗?

他只记得感恩公主,那我呢?

我不愿意,一碗药,他亲自灌了下去。

后来公主让人给我送了一碗毒药,我彻底死了,死的难看至极。

他好像不能接受,看到我的一瞬间泪流满面,瘫倒在地。

我想扶他,离我远点。

他脏死了。

他竟然还抱我,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,好像什么珍宝一样。

真是迟来的深情比草贱,还搁这里演戏。

周围都是他的人,也是他把我捉奸在床,大肆宣扬。

那天是我的生辰,我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,带了一壶我最爱的梨花酿,和我花前月下共饮美酒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身旁的人不是他,是一个陌生男子。

一切都是阴谋。

我不过是棋子。

他的泪好不值钱,一滴一滴,他说,“我不是故意,我当时只是想娶公主为妻,我也想好好安顿你,对不起,我没想过那碗药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我听到这话顿了顿,他什么意思?

毒药不是他送的?

可是孩子是他杀的,污蔑我偷人也是他做的。

“我只是想让公主名正言顺的嫁给我,所以我才设计了那一切,你是清白的,孩子也是我,如果能够重来,我一定不会这样做,玉溪,你看看我,你不是最爱我的吗?”

原来他也知道呢?

我的视线从他身上转移过来,慢慢的看向了我的归安。

他伤痕累累,却毅然决然的回来了。

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终于见到我,他无声哭泣,我从他手中抢过,我的脸上都是笑容。

终于不用和这个坏人在一起了。

季沉州像是疯了一样,“你把我的妻子还给我。”

“驸马说的是哪里的话,驸马的妻子不是公主吗?当初设计把小姐送给我的人不是你吗?”

“如今早就不是你的妻子了,她是我的妻子,从你把她送到我身边的那一刻,就是了。”

“若不是我醒的早,怎么会发现你的狼子野心,我以为我的离开能够让小姐平安,季沉州,你的心好狠,竟然让其他的男人污蔑小姐,你不得好死。”

归安好温柔,不顾自己受伤的身体,给我擦拭血渍。

“玉溪最爱美丽,归安会让你美美的走。”

却不想季沉州像发了疯一样,他双眼猩红,怒声问道,怎么会有黑血?

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,你该去问你最爱的公主殿下,小姐做错了什么?”

恍然大悟般,“不过是省吃俭用,救了一个白眼狼,到头来丢了性命。”

他让人来看我的尸体,我真的好讨厌,我都死了,还要让所有人看到我如此狼狈的模样。

原来他真的不喜欢我,连我喜欢美丽出现在别人面前都不知道。

“这位小姐中了牵机毒,死于非命。”

当大夫说出来实话,季沉州傻了。

归安看着他的样子,突然大笑起来,“你和公主可真是绝配,一个给小姐送落胎药,一个送来毒药,生怕她死不了吗?”

别说,我的命确实很大,如今还能变成阿飘,确实没死透。

他失魂落魄,好像很后悔。

归安把我打横抱起,一步步走了出去。

季沉州想拦住,却也拦不住。

“小姐和孩子的命还不够吗,你还要她死不瞑目吗?”

书友评论
  • 友凡

    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此书,乃匠心之作,是男女老少都不可错过的小说!绝对会让你看了不会忘!看了天天想!

  • 元霜

    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是我看过这么多书千挑万选的,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本书,这本书看来一年了,很好看!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可以看看!

  • 雨绿

    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绝对好书一枚,推荐顶上,小说实在太棒,文笔流畅,修辞得体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本小说,真的三生有幸。作者文笔斐然,词藻华美、语言朴实,文笔清新,感情丰富,人物形象饱满,条理清晰,结构层次分明,情节一波三折。实在太好、太棒...唯一不足就是“更新有点慢了”这本书实在太好,还望作者大大费点脑力,让我们这群铁粉得到满足!

  • 代柔

    强烈推荐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这本书,刚看这文章的时候呢,觉得,嗯,非常好看。跟我,以前看的小说,都不一样。就非常吸引人。超级甜的情节。希望作者大大能够,尽量更新。

  • 安蕾

    天天第一时间看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有没有更新,每个环节都引导心理起伏不定,埋的坑太大了,非常有伏笔,更期待结局时候几本书糅合在一起,每天都期待着,作者加油,挺你!!

  • 晓亦

    闲雁不归的书写的挺好,很耐看,就是章节太少了,还有大家不要养书啊,养着养着很多新书就太监了。

  • 友文

    我看到了《害死我后,他肝肠寸断》的书名,就感觉很有意境。我看书很慢,本来是不打算继续看书的,可后来因为不舍得充上去的书币便继续看一些书消磨时间。这本位居榜首的书,光以书题便能吸引到一大批读者吧!刚开的这几篇就很有读头,很想让我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。很不错的书,值得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