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古言  > 

良辰胭脂

良辰胭脂小说

良辰胭脂

佚名  /  著 连载中
来源:巴士小说网 更新时间:2024-07-10 10:54
经典美文《良辰胭脂》由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意迟萧毅徐墨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天昭史记,宸贵妃江氏,与天昭帝感情深厚,盛宠多年不衰。在府邸时,便是以正妻之礼迎进府的侧妃。天昭元年,受封宸贵妃,次年,诞下皇太子,受封皇贵妃,一时风头无二。世人皆知,后宫佳丽三千,天子从始至终唯宠她一人。景王,先帝义子,自幼在边疆长大,行事狠辣,又手握重兵。如今的天子沉迷于修仙问道,膝下无子,这位景王,不出意外,便会是下一代君王。她生的美,脾气又软。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初见时,他便起了心思。

后来,他费尽心思,终是以侧妃之尊迎她入府。

府中人皆知,自那意夫人入府后,从未踏入过后院的王爷,天天辗转于芳意阁;对于意芳阁那位,王爷平日里更是捧在手心里哄着的。

时常望着意芳阁,一望就是许久,“栀栀,究竟要到什么时候,你才愿意回头看我一眼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场大雨来的突然

窗外的细雨扫湿了案上的书籍,风吹乱了桌上的信纸

江意迟走过去,抬手放下了窗户,随即重新整理了案台

屋内烛火通明,窗外风雨大作

“砰砰砰…”

江意迟秀气的眉微微拧起,随手放下手中的医书,心中疑惑,拿过屏风后的素色披风,打开门,正要询问,便被人抢先开了口

“江姑娘,事发突然,可否随老奴走一趟”来人是徐县令家的管家

江意迟没有丝毫犹豫,只说了句稍等,随后转身进屋收了东西,拿过药箱出门

马车已经等在外面,冒雨缓缓行驶在小路上

江意迟受徐县令一家庇护,在师傅走后,才能在魏县安安稳稳度过这些年

路上管家与江意迟说明了情况,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,让徐县令这般重视,又这般小心,竟连城中的郎中都不敢用

到了徐府,灯火通明的屋外,徐县令等在外面,江意迟顾不得被雨水打湿的外衫,疾步上前,见过礼后,便被徐县令急忙忙引进屋

在离床榻三步之外停住了脚步,恭敬开口

“此时夜深,城中大夫怕不安全,这位是江姑娘,臣自幼看着长大,是自已人”

床上半躺着的男人虽受了重伤,但眸光凌厉,似泛着寒光,江意迟被他锋利的视线盯的心中莫名一紧,脚步微顿,随后面不改色的行至床边

江意迟神色淡淡,伸手解开他的衣带,露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一,其中属胸前约半尺长的伤口最为严重

男人垂眸,探究的神色看着神色认真,仔细检查伤口的陌生女子

她神色如常,不见任何的退缩害怕之意,检查过伤口,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

这么重的伤,这人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的忍着

江意迟让人打了热水来,替他擦拭伤口周边,随后从药箱中熟练的拿出工具来

她低垂眉眼,神色认真,素白的指尖不断移动

萧毅从未见过如此手法,细小的针线从皮肉之中穿过,将狰狞的伤口缝合

不疼,没什么感觉

鬼使神差的,他并未阻止,凌厉的眼神压制住了身旁准备上前的侍卫

一番操作下来,江意迟额间隐隐冒出了虚汗

缝合好伤口,纱布一圈圈缠绕,包扎好伤口后,江意迟收了东西,写了方子,让人去抓药

“每日换一次药,饮食清淡,切勿劳累”

江意迟见此人气度不凡,徐县令如临大敌的恭敬态度,想必出身定然差不了,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江意迟并未过多停留

徐夫人派了人来请,说夜深,路上不安全,不如就歇在徐府

由于徐墨进京赴考,江意迟与徐墨的婚事便推后,两人从幼时便相识,府中直至现在还留着江意迟的房间

第二天一早,江意迟便向徐夫人请辞,用过早餐之后,徐夫人才依依不舍的派人送走了江意迟

江意迟住的地方偏远,是当初她师父留下的,自从师父走后,便只留下了她一人守在这里

本以为只是寻常的一次出诊,却未曾想到,江意迟的命运,就此发生改变

……

傍晚,小院的门再一次被拍响

徐县令一脸为难的的瞧着江意迟,道

“思来想去,小意啊,还是得麻烦你件事,萧公子住在城内定然不安全,就暂时先安置在你这儿,行吗?”

面对徐家人,江意迟从来说不出拒绝的话

徐县令也没办法,他是县令,定然惹眼,若是有心人查到,那就都完了

谁知萧毅没来,却招惹来了一群不该招惹的人

一直到暮色四合,江意迟也没等到人

用过饭之后

垂首端坐在案几前,手中持笔,一笔一划在纸上写着字

直到困意袭来,江意迟揉了揉发酸的手腕

夜风袭来,吹落了案几上的宣纸

突然

泛着寒光的利箭破空而来,江意迟刚好弯下身子

“啊”一声惊呼传来

利箭划破她娇嫩的皮肤

肩膀处一阵刺痛,江意迟倒抽一股冷死,还未反应过来,便落入一宽厚的怀中,紧接着,刀剑相接的声音响起

随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,接着又没了声响,屋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声中

“江姑娘,没事了”

空气中隐约有些血腥味

磁性沙哑的声音穿来,极具安抚性,他松开了手,视线落在她染血的衣袖上,眸光一厉,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,顺手拿过药箱里的绷带,替她简单的包扎一番

江意迟怔愣了一瞬,清冷的眸子有一瞬间的迷茫,萧毅对上她黑白分明的双眸,心底一紧

不待江意迟说话,便听萧毅道

“此地不宜久留”

话落,小院中便又传来脚步声,萧毅手中握着长剑,凌厉的视线扫过屋外,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意

又看了眼江意迟

宽大的衣袍罩住了江意迟的脑袋,视线落入一片黑暗之中

鼻间萦绕着一股血腥味,闻的江意迟直反胃

两人一路到了后山,江意迟听着耳旁男子呼吸声明显加重,相必是伤口裂开了

思及刚刚是为了保护她,此人才被绊住了脚

肩膀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,她抬手,握住了他的手腕

柔软的触感让萧毅身形一僵,只听身旁女子娇软的声音传来

“跟我走吧,我有办法”

显然,她对这里很熟悉,萧毅跟着她七拐八拐,越走近丛林深处,萧毅看她的眼神越发深邃

是一个小竹楼,院子里还种着大片的桃花树,花瓣仿佛渡了一层银霜,在月色中随风缓缓落地

进屋,江意迟点了烛火,兀自找了药来,神色疏离

“公子暂且委屈一阵,这里是我师傅当年的居所”

萧毅则在脑海中回忆刚刚林中的阵法,若不是有江意迟引路,估计自已都得琢磨一段时间

萧毅视线落在江意迟染血的衣袖上,他喉结滚动,声音暗哑

“姑娘先去处理伤口”

男女有别,他若是动手提她上药,终归有些不大妥当

清晨,山中大雾,天空灰蒙蒙一片

萧毅静静的看着眼前弯腰忙碌的江意迟,她今日穿着青色的素衣,衣领处绣着银色的青莲,如同她整个人一般,清雅高洁

不知道她的伤,如何了?

虽说只是被箭矢轻擦,伤不重,但女子娇弱,若是留了疤,如何是好

少女纤细白哲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胸膛,萧毅喉头动了动,侧过了眸,压抑住眼底的情绪

江意迟解开纱布检查了下伤口,她昨日能带萧公子来这,全是因为徐家的缘故,她能看出来徐县令对这位公子的紧张程度,若是这位萧公子出事,徐家,估计也不会好

“你的人估计找不到这里,需要通知他们吗?”

萧毅被她软糯清冷的声音唤回了神,在看向她时,神色并无异样“不必”

随后他看了眼窗外,群山环绕,雾色朦胧

没一会,太阳出来,驱散了雾气,萧毅站在窗前,背手而立,垂眸静静看着下方在院内晾晒药材的女子

纷乱的花瓣落在她肩膀上

他现在住的屋子里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,案几上还放着已经翻开了的书籍,上面还有批注,字迹娟秀清丽,一看便知出自谁手

这股药香味,抚平了他心底的躁动

远离朝堂的尔虞我诈

是一种久违的平静

看着下方手持医书,皱眉写字的女子,心底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感觉,萧毅关上了窗户

书友评论
  • 之天

    有同感的么?需要追多久?要不要等到更新差不多的时候在看?好纠结,想追,但是一会儿就看完了,其实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晚上睡觉做梦都是剧情!

  • 翠萱

    《良辰胭脂》写的很好看撒,建议各位可以看看,不过作者更新的真心慢!我已经追了一年了第一次追一本书追这么久!

  • 含寒

    人之初、性本善、作者不更是坏蛋、你不更、我不看、看你以后怎么办?

  • 怜梦

    我很喜欢《良辰胭脂》这本书,追了一年多了,每次我看完更新,都会很抓狂,能不能更新快一点呀!

  • 紫翠

    《良辰胭脂》一口气看了二十多章,没了。我为什么没在它完结的时候才发现它。终于知道,阅读的悲痛在于爱上了一本才开始写的书。好吧,来说说本书给我的印象,鲜明人物,精彩剧情,幽默语言,感觉真的写出了味道,想一起追书的小伙伴,等什么,来点赞吧!

  • 代真

    特别喜欢《良辰胭脂》这本书,感觉除了更新慢其他的都特别喜欢,写的那么慢但是完全没有不想看的那种,还是非常喜欢的。

  • 灵风

    佚名快点跟啊,看的太快了。现在只能每天一张一张的看很不舒服,更快点。你写的太好了,更快一点。嗯,更快点再跟快点在在在在在快点。